快捷搜索:
长三角相比硅谷有何优势,从同质化竞争转向同
分类:信息科技

举办的“浦江创新论坛——2018科技创新智库国际研讨会”上,中外专家纷纷表示:长三角地区应抓住一体化发展机遇,通过科学的顶层设计,消除壁垒,促进创新要素更顺畅而有序地流动。 “长三角”更应被理解成一个经济地域概念 长三角地区是一个自然地理概念,也是一个行政区域概念,但在长三角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的视角下,它更应该被理解成一个经济地域概念。 长三角三省一市人口占全国1/6、经济总量占全国近1/4,人均GDP达到1.2万美元以上,相当于发达经济体的水平。长三角地区国际贸易总额占到中国30%以上,研发支出和有效发明专利均占全国30%以上,创新驱动发展已成为区域发展共识。 其实,早在几十年前,长三角企业就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开启“长三角一体化”进程。比如,不少世界500强企业将研发中心设在上海,而次级研发中心、产品制造基地则分布在上海周边城市;又如,奇瑞汽车总部在安徽芜湖,但研发中心则建在上海;总部在上海的振华港机,其大型设备制造基地在江苏不断扩展…… 中国科技金融促进会理事长王元研究员说,长三角城市群的发展离不开长江经济带,而这都是经济地域概念,这就促使人们跳出行政区域框架来思考问题。 “利用科技创新券对使用长三角大型仪器网的企业进行补贴,既满足了浙江企业对科研资源的需求,又使上海科研单位的仪器设备得到充分利用。”浙江省科技发展战略研究院副院长刘君略显遗憾地说,这件大好事在“财政资金能否用于补贴跨省企事业单位”上碰到了瓶颈,“如果可以破除这一政策壁垒,无疑将使长三角创新资源实现更充分共享,产生更大价值”。 “人们往往只看到硅谷的成功,却很少注意到它发展过程中那么多的无序和过度竞争,这曾经也浪费了大量资源。”美国硅谷联合投资主席、首席执行官拉塞尔·汉考克认为,中国政府看到无序竞争所带来的问题,能够从更高层面进行规划布局和顶层设计,这显然是一件好事。 出台更多“需求侧”“环境面”和包容性政策 根据国务院《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长三角区域到2020年要基本形成经济充满活力、高端人才汇聚、创新能力跃升、空间利用集约高效的世界级城市群框架。 同济大学副校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吴志强通过大数据分析发现,长三角的面积、人口、经济增长率综合排名已在世界主要城市群中高居第一,可说到地均GDP、人均GDP、人均专利数却远远落后于英国大伦敦地区、美国旧金山湾区城市群、日本关东—关西地区等,甚至弱于我国珠三角城市群。“这说明,未来十五年,长三角发展的主要任务就是提升品质。”他认为,一个城市群未来在全球的地位,同时取决于对群外全球资源的配置能力,以及群内各城市间的智能协同力和创新要素的智慧组合力。 “长三角一直以产业配套能力强而著称,近年来也正从同质化竞争向同城化合作转变。”上海市科学学研究所所长骆大进认为,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星期日工程师”的出现开始,创新要素的流动就在不断要求突破体制机制的障碍。 事实上,长三角协同创新是一个与时俱进、不断深化的过程。随着发展水平的跃升,长三角创新发展日趋国际化,区域协同发展诉求也日益高涨,这对长三角城市群建设提出了更高要求——在中国大陆城市中,科学家最希望能够前往工作的城市是上海,最希望生活的城市是杭州;中高端人才的流动中,上海与长三角城市的交互最密切。在骆大进看来,区域竞争力最终应体现在创新体系和创新生态上,需要政府从研发管理向创新治理转变,出台更多“需求侧”政策、“环境面”政策和包容性政策。 来自以色列的资深创业者哈南·特克尔说,在以色列的创新发展过程中,政府主导起了很大作用,“为创新营造合适的生态系统,将缺少的创新元素补上,是当时以色列政府做的最主要的事情”。 本文刊登于6月23日《文汇报》,作者许琦敏

主办的“浦江创新论坛——2018科技创新智库国际研讨会”今天开幕,来自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科技发展战略研究院、同济大学、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硅谷联合投资等机构的中外智库专家集聚一堂,围绕“科技创新中心:城市群与未来机遇”这一主题发表观点。中国工程院院士、同济大学副校长吴志强指出,长三角的地均GDP、人均GDP、人均专利数落后于国内外一些发达城市群,意味着长三角可把提升经济的创新品质作为一体化发展的主要目标之一。 “不求所在,但求所用” 在吴志强看来,在城市规划发展领域,“全球城市”这一目标正在逐渐过渡到“全球城市群落”。例如,日本政府将东京周边的城市连绵区都纳入“大东京”范畴,进行统一规划、协同发展。在我国,长三角是人口最多、产值最大的城市群落。吴志强团队采集的数据显示,长三角也是全球人口最多、产值最大的城市群落,而不是“世界排名第六”。 尽管已是世界第一,但数据还显示,长三角的人均经济和创新浓度指标还有很大提升空间。在地均GDP上,这一区域低于珠三角和京津冀,也低于大伦敦地区。在人均GDP上,长三角落后于珠三角和美国西海岸,与京津冀、美国五大湖地区差不多。在人均专利数上,长三角与京津冀、珠三角差不多,与美国西海岸差距较大,但近年来差距在不断缩小。根据这些指标比较,吴志强认为,长三角城市发展的主要目标不再是横向扩张,而是品质提升,要把加强产业发展的创新浓度和智力密度放在首要位置。 上海市科学学研究所所长骆大进表示,在长三角更高质量一体化发展进程中,除了加强产业协同外,还要通过制度一体化和资源共享,促进其他各种创新要素在这一区域的流动。“我们要树立这样的观念:不求所有,但求所在;不求所在,但求所用。”要大力推进长三角区域协同创新,提高创新显示度,打造区域创新体系“势能”;要改革创新动力机制,增强区域创新体系“动能”;要增强创新网络链接度,提高区域创新体系“效能”。 骆大进说,推进长三角一体化,主要是打破各种要素之间流通的门槛、壁垒,实现便利性。未来的竞争不仅是机构、人才、项目的竞争,更重要是体系的竞争。政策不在于直接打造成功,更重要是提升成功的可能性。创新文化建设需要着力打造更好的创新创业公共载体和交流空间,提供各种要素碰撞的机会。长三角要实现更高质量的发展,要把跨区域治理体系建设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 长三角相比硅谷有何优势 得知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基本情况后,硅谷联合投资主席、首席执行官拉塞尔·汉考克表示,硅谷的形成和发展没有任何政府规划,这方面与上海科技创新中心建设、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模式不同。作为全球最知名的创新创业热土,硅谷的成功因素值得长三角借鉴:一是注重创新创业的氛围,“人们看重好的创新点子,并想通过它来赚钱”;二是宽容失败、鼓励冒险的氛围,因为创新创业的失败率很高;三是发达的风险投资市场;四是劳动力市场上拥有大量高技术人才;五是有一大批专业化创业服务机构。 目前,硅谷面临着三个困境:房价高、交通拥堵、公共设施不足。为此,当地政府已投入数百万美元建造经适房,还在两周前将湾区过桥费提高了一倍。“但我觉得这些举措远远不够。”汉考克无奈地说。 在他看来,长三角与硅谷相比有三大优势:一是人口更多,高学历、高技能的劳动力人口也更多。二是政府力量强大,能通过规划引导地区发展。三是公共基础设施齐备,为居民提供了便利的生活环境。“中国政府提出推动城市群的协同创新,这本身就是一个成就。在美国,各个城市争夺资源,缺乏协同创新的理念。” 本文来源于6月22日《上观新闻》,6月26日《解放日报》。 作者:俞陶然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本文由wellbet手机吉祥官网发布于信息科技,转载请注明出处:长三角相比硅谷有何优势,从同质化竞争转向同

上一篇:为长三角产业创新提供导航,孙广宇特聘研究员 下一篇:我院优秀学子为教育部调研组进行校史讲解,我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