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天天德州,谷歌再发邀请函
分类:互联网

原标题:抢滩“新大陆”:互联网巨头的海外战事

原标题:腾讯“天天德州”退市!一刀切才是解决游戏涉赌之良药

原标题:谷歌再发邀请函:10月9日,巴黎见

图片 1

日前,腾讯棋牌类游戏“天天德州”发布退市公告称,天天德州正式启动退市,9月10日10:00起停止充值和赛事服务,9月25日10:00关闭游戏服务器并清空数据。

IT之家9月12日消息 此前,谷歌已经宣布将于10月9日在纽约举行活动,活动的主角应该就是除了价格之外几乎没有悬念了的Pixel 3系列机型。除了纽约之外,谷歌再次宣布在巴黎也会举行一场活动。

编者按

腾讯在公告中称,天天德州根据《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和《文化部关于规范网络游戏运营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工作的通知》,将于2018年9月15日~9月25日10:00开启退市替换/补偿活动。

图片 2

相比上半年剑拔弩张的中美贸易战,一场没有硝烟的“国际战争”早在2015年就已打响。战场位于印度、东南亚、金砖国家等新兴市场,交火点聚焦在这里超过10亿人拥有的智能手机屏幕,无论是基于此的购物、社交、出行或是本地生活,谁能左右用户指尖的走向,谁就是胜利者。

亦有舆论认为,棋牌类游戏容易陷入“涉赌”漩涡,监管对棋牌类游戏尤其注意,因此监管趋严的形势下,腾讯关闭“天天德州”是大势所趋。

▲图片来自PhoneArena

本文为《中欧商业评论》2018年9月刊焦点【中国互联网巨头的海外战事】内容,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可付费阅读本期焦点全部5篇文章。

值得注意的背景之一是:“8月30日,教育部官网发布八部门关于印发《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的通知,通知显示,国家新闻出版署将对网络游戏实施总量调控,控制新增网络游戏上网运营数量,探索符合国情的适龄提示制度,采取措施限制未成年人使用时间。”

根据外媒的消息,谷歌昨天又发出了新的活动邀请函,活动时间为10月9日,地点在巴黎。

文 / 潘鑫磊 本刊资深编辑

对此,《成都商报》记者张涵和书乐,针对6个相关问题,进行了一番交流,愚以为:

外媒表示,虽然谷歌将会在10月9日分别在纽约和巴黎两地同时举行活动,但是,发布会的主角应该都只有一个,那就是Pixel 3系列新机。此外,这也将成为Pixel 3系列机型首次在欧洲市场亮相。

(本文共计9000字,预计阅读时长18分钟)

图片 3

根据之前的消息,Pixel 3系列机型将会搭载高通骁龙845处理器,出厂预装Android Pie系统,配备4GB RAM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回头看,2015年是个值得注意的年份。

一 最好的办法就是一刀切

其游戏自身,并没有真正触及到法律法规,但关键是棋牌类游戏从诞生伊始,就背后有一定的玩家群体,借助其作为一种赌博工具。这种游走在现实和虚拟之间的暗流,光靠游戏公司在线上进行封堵,难度极大,也不容易察觉。

因此,退市,是最简单的解决办法,断其源头。

责任编辑:

这一年的情人节,滴滴和快的宣布合并。这场持续了一年之久的补贴大战,在烧掉几十亿人民币之后,背后的两位金主终于坐不住了,支持滴滴的马化腾和支持快的的马云握手言和。程维和吕传伟出任联席CEO,仅仅一个月后,联席制度终结,快的吕传伟套现淡出,32岁的滴滴创始人程维开始掌管这家日后估值高达800亿美元的超级“独角兽”。

二 如何去界定是否是赌博类游戏?

简单来说,游戏本身是否属于赌博类游戏,主要看平台方是否参与或鼓励虚拟货币变现,并从中获得收益。玩家充值、获得游戏虚拟货币(道具),是正常的游戏模式,但虚拟货币如果在官方直接或间接(默许游戏币交易或不对相关交易平台进行打击),这就涉嫌赌博了。

而之所以,天天德州首当其冲,本质上是在于其所根源的德州扑克的规则。

德州扑克本身在赌博,尤其是网络赌博中,其名称和玩法,都带有极大的赌博暗示性,这使得大量赌博资金在这种玩法全球规则通用、单场速度较快、输赢比较大的德州扑克上聚集。

反之,如各地规则不同的麻将,游戏单场频率较低的围棋、象棋,以及一些棋牌类游戏单场输赢所产生的虚拟币盈亏悬殊不太大等状态下,网络赌博群体往往不容易聚集其中,但也有不同程度的赌博情况存在。

也因此,尽管这款游戏与“欢乐斗地主”一样,也是赢取“游戏豆”,但它却率先下线了,根源也在于其游戏玩法上带来的其涉赌的意味更大。

图片 4

让程维意想不到的是,合并快的后不但没有锁定胜局,反而遭遇了一个更强劲的对手。诞生于硅谷的打车软件鼻祖Uber彼时已手握50亿美元,进入中国的头两年就烧掉了20亿美元,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技术实力、营销声势、资本保障都不及对手的滴滴很快陷入被动,程维作出了一个遭到所有股东反对的决定:在和快的合并后的第三个月,滴滴投资了Uber北美的竞争对手Lyft,在随后的8月和9月又分别投资了Uber在东南亚和印度的竞争对手Grab与Ola。程维隐约觉得这可能是击退“八爪鱼”Uber的唯一办法,但他并没有十成把握。

三 只有通用型棋牌类游戏才易涉赌?

一些地方的棋牌玩法所制作的棋牌类游戏,如仅仅在湖南,各地玩法均不同的跑胡子,其线上棋牌游戏,也往往成为以现实关系为扭结的一些参赌人员的工具,不用场地,线上游戏,微信群里兑换赌资,由于其涉及多个平台,单平台之上信息均难以证实其涉赌,故隐蔽程度更高。

因此,不管是否主观参与,还是客观作为平台,成为赌博的滋生地,最好的解决方法都是以关停来堵漏。

同样在北京,同样刚刚成立三年,信奉“用机器干掉编辑”的另类新闻客户端今日头条已经在国内获得了3.3亿激活用户,月活跃用户达到8600万,用户日使用时长达到50分钟。当时这一成绩还不足以引起巨头的重视,在创始人张一鸣心中,挑战巨头似乎也并非创业的最大目标。这个同样年仅32岁的年轻人已经开始推进今日头条的国际化战略,并认为出海会成为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必然。同年8月,今日头条海外版TopBuzz上线。

四 对于腾讯的营收是否会有影响?

其关停对于腾讯这个本质上是游戏驱动的公司来说,影响并不大。从腾讯游戏的崛起之路上看,棋牌类游戏只是其最初崛起的首个爆款领域,依托的是其庞大的社交流量,而后逐步进入到网页社交游戏和客户端游戏,并成为游戏行业的一哥,这种姿态和模式一直延续到手游领域,其真正的营收,还是来源于爆款如《王者荣耀》《绝地求生》这类大型精品游戏。

同时,在早前某知名棋牌平台出现涉赌暴雷后,腾讯进行关停,其实是对其社会责任感进行加分的。早年间,腾讯也有过关闭QQ上的聊天室这样的行动,都是正面回应社会舆论和实践自己的社会责任。

图片 5

刘强东率领的京东于2014年在美国上市,和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天猫稳坐中国电商前两把交椅。同样在2015年,京东6月上线了首个跨境电商出口平台俄语站,同年11月成立印尼站,瞄准两地4亿人口。

五 “天天德州”受众如此之多,卖点在哪?痛点在哪?

其受众的最初吸引源,或许应该追溯到007系列电影《皇家赌场》的热播以及其后的德州扑克热,而更关键的是其依托社交流量和社交应用,带来的游戏的便利性和快捷性。社交应用让用户可以在碎片时间快速进入,且极快的呼朋唤友,形成社交游戏场景。加上棋牌类的通用性,也较之诸如《王者荣耀》这种针对性、玩法和体验在不同人群难以统一的游戏产品更为适合。而触及法律法规痛点的关键,就在于这种隐藏在游戏产品本身并无赌博硬伤、一切赌博行为都可以潜藏于社交应用以及游戏平台监控范围之外的状态下,遏制、查处、取证和最终找到相关涉案人员的难度,都极大。唯有断源头,才可真正实现清场,而且还只是单个游戏产品上的,无法遏制涉赌人员阵地转移。

由百度、阿里巴巴、腾讯各自首字母组成的BAT一度成为中国互联网势力的代名词。不过就出海而言,三家方向各不相同。百度在2015年悄悄关闭了已经运营7年之久的日文搜索引擎,早在2006年就开启的国际化此时面临全面调整。腾讯则借微信拿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最值钱的入场券,不过已经在海外推进两年的国际版Wechat并不顺利,而日后成为腾讯又一大杀手锏的投资能力在当时还名不见经传,彼时腾讯在海外的投资更偏主业游戏。

六 游戏圈的“避风港原则”到头了!

游戏行业其实一直也援用了类似网络影视和其他互联网内容创意平台的“避风港原则”,即诸如涉赌、涉黄等问题,均是玩家、用户自行进行,和平台无关,只有出现举报,才会被动去审查,且往往无果。而天天德州的退市,其实代表着一种姿态,即游戏厂商开始更加主动的履行自己的社会责任,不再以简单的“避风港原则”来规避自己可能带来的社会问题隐患。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目光最清晰的是马云。阿里巴巴上市后提出全球化将是阿里未来十年最重要的战略之一,但这一定程度要归功于阿里最早就以B2B外贸跨境起家,而且阿里也早在2010年就上线了出口B2C电商平台速卖通,目前已覆盖全球230个国家和地区,可以说阿里天生就具备一定的海外基因。2015年,阿里巴巴携蚂蚁金服分别在印度和东南亚布局了电商(印度Snapdeal)、物流(新加坡邮政)及支付(印度Paytm),业务核心环节一个不漏,为此后的持续加注打下基础。

虽然各家境况不同,但动作惊人地一致。不管是投资还是自建,中国今天绝大多数处于第一梯队的互联网公司在2015年集体踏出国门。唯一萌生退意的百度因为牢牢把持着PC互联网时代的入口地位,在国内战场还未做好全面转型移动的准备,倒也成了今天被认为错失移动互联网关键一役的缩影。

对于那些已经远航的冒险家们,2015年是一个不能更好的时间点。

“就是这里了”

美团点评CEO王兴在2016年抛出了著名的“互联网下半场”论,听者有赞有弹,但一致对互联网用户由增量转入存量这一判断表示认同。最明显的标志是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自2014年突破4亿台后增速已回落到个位数,所谓的人口红利,在移动互联网这个范畴也看到了天花板,“该触网的都触网了”。落到微观,则是大小互联网公司面临成本上升、竞争加剧的存量博弈。

比如说获客成本。在移动互联网处于疯狂增长期的2012年,手机应用商店求着开发者们上传App,当时的CPA(每次行动成本,cost per action)接近于0,到2015年,每个用户的CPA成本飙升至5元到10元。用户的活跃成本也大幅上升,早期一个App只要满足用户一定需求就能保证持续的活跃度,但到2015年时更多地要靠红包和补贴才能留住用户。同时在变现最容易的游戏领域,早期每个细分领域只有一款游戏,很快增加到5 ~ 10款,2015年已经到了每周上线5款的程度……

虽然当年出现了波澜壮阔的“大众创业”,但企业要持续经营必然要满足收入大于成本以及保持健康稳定的现金流,这些基本常识在当时被很多创业者遗忘,一旦一级市场趋冷,投资收缩,大片的创业公司将难以为继。对于互联网大公司来说,虽然可以一定程度享受存量竞争带来的市场集中度进一步提高——BAT以及京东这几家上市公司在已经具备相当体量的同时在2015年均保持了同比超过30%的增长。但另一方面,这几家大公司对市场信息又最为敏感,甚至就是相当一批明星创业公司背后的投资者。国内市场增量殆尽,去哪里开辟新的战场?

最先嗅到机会的是中国的智能手机厂商。小米在2014年7月宣布进军印度市场,同年12月Vivo跟进,随后一加、酷派、魅族、华为悉数进场,拥有超过13亿人口的印度被中国新生代手机厂商视为最大蓝海。在此后的三四年,中国手机品牌将占据印度接近一半的市场份额。而印度此前由功能机占主导地位的品类格局确在2014年前后向智能手机迅猛切换(图1)。

图片 6

智能终端到位后,印度瞬间诞生了数以亿计的潜在移动互联网用户,中国互联网巨头们有了出海目标,紧接着知名机构的研究报告给已然活跃的想象力插上了翅膀,一连串精确量化的美好描绘让所有人确信“就是这里了”。

波士顿咨询公司在2017年初针对印度发布了一份题为《2500亿美元的数字火山不再休眠》的深度报告,预测到2020年,印度互联网经济总量将翻倍至2500亿美元,占GDP的7.5%。印度在2016年已成为仅次于中国的全球第二大移动互联网用户所在地(图2),比如脸书旗下的通信软件Whatsapp在印度就拥有1.6亿月活跃用户,成为其全球最大市场。

图片 7

同时就人均数据流量的提升空间而言,印度市场仍有极大潜力(图3),这意味着互联网公司主打的社交、电商、娱乐等领域或将迎来爆发性机会。

图片 8

几乎在同一时期,拥有超过6亿人口的东南亚也走到了聚光灯下。有趣的是,以往的统计范围都以单一国家为主,比如拥有超过10亿人口的中国和印度自然是移动互联网最具潜力的两大市场,但随着智能手机在全球范围内的迅速普及,区域市场的概念也逐渐被接受。国际数据公司IDC在2015年前后开始单独披露东南亚地区的手机出货量,IDC选取的是人口排在前列的印尼、马来西亚、缅甸、菲律宾、泰国以及越南。2016年,智能手机出货量在这六大新兴市场突破1亿台大关。

而这一次唱多东南亚移动大潮的机构来头更大,全球互联网巨头谷歌联合新加坡主权投资公司淡马锡在2016年5月和2017年11月两次发布研究报告,预测到2025年,东南亚地区的互联网经济总量将达到2000亿美元,报告样本将区域内发达程度最高的新加坡替代缅甸,连同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和越南成为今天最为普遍接受的东南亚代表六国。

本文由wellbet手机吉祥官网发布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天德州,谷歌再发邀请函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创始人王思聪从,网易严选回应入驻拼多多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